山东烟台——明星村涌现的背后

聊城泰祥钢管有限公司

2019-01-25

  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在农村,村与村的产业基础、资源禀赋等情况往往各有差异,如何找对路子引领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是摆在农村基层党组织面前的一个课题。

  近年来,山东烟台市不少农村在党组织引领下走出各具特色的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路子,涌现出一批明星村、亿元村。党组织是怎么引领的,明星村是怎么诞生的?近日,记者走进烟台的几个明星村,一探究竟。

  自2017年9月村党支部领办的一点园果蔬专业合作社亮相后,户口在村的村民自愿入社便能拥有1个“原始股”,参与村集体劳动的村民还能按天领取工票,以工票折合“创业股”。“把原本一盘散沙的群众组织起来,党支部带着群众一起干。只要到合作社劳动,就算是入社。”衣家村党支部书记衣元良通过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把全村拧成一个利益共同体。

  合作社成立最初,支部班子成员、党员带头以土地入股,由村党支部书记任理事长,村民委员会主任任监事长,确保合作社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兼顾一家一户和村集体的共同利益。家里有地的可自愿选择以土地入股,年轻力壮、尚有劳动能力的可自愿参与村集体建设或者参与合作社种植养护的工作换取工票,满2000元工票可折合一个“创业股”,赚取的工票还能在合作社购买灌溉用水、果树苗和水利管线等农业用品。一年多来,村里共发出工票5000多张近50万元,人人手里都攥紧了“发展的票子”,衣家人真正成了“一家人”。

  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模式是烟台市农村合作社发展中的一个代表。党支部作为“职业经理人”负责合作社的日常管理,牢牢掌握着合作社利益分红的主动权,保障群众土地流转保底收入、分红收入、合作社务工收入的按时发放。在带领群众共同致富的过程中,党支部的向心力、凝聚力、号召力也在明显增强。

  2018年,烟台市在全市筛选确定100个示范村,开展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发展集体经济百村示范行动,引导村党支部成员代表村集体注册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村集体以集体资金、资产、资源和上级帮扶资金入股,把党员群众组织起来,把资源集中利用起来,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提供集约化服务。目前,村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正如雨后春笋般在烟台破土而出、蓬勃发展、势不可挡,已有660个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占行政村总数的10.2%,新增集体收入2.3亿元。

  福山区门楼镇斗余农村党建示范区党群服务中心坐落在4村交界处,楼旁原本是无人愿管的“臭水沟”斗余河。如今,在斗余农村党建示范区党总支的组织下,摇身变成一条购物街,建起了涵盖餐饮、日化、服装等不同品类的23间商铺,门面装潢得有模有样。

  面对农村空心化严重、资源不均、发展无门的情况,斗余农村党建示范区应运而生。示范区将临近的8个行政村“绑定”,由镇干部担任党总支书记,最大化整合示范区的资源,调动片区内党员群众的力量。

  “每逢农历一、四、七,附近的村民都会来这里赶大集,这是一个很大的商机。”斗余农村党建示范区党总支书记李显栋告诉记者,23间商铺只租不售,由党总支统一对外租赁,每年可获得租金11.5万元,在党群服务中心和门市屋顶安装1100平方米光伏发电设备,每年可获得12万元的稳定收入。这些收入全部由党总支统筹,再反哺到村,使每个村都获得稳健效益。“原本是每个村都互相推诿的脏乱差集中地,现在成了大家共同盈利的‘聚宝盆’。”

  按照辐射2-3公里半径区域创建农村党建示范区,将一个个分散的村握指成拳,成为烟台市近年来针对农村片区地域邻近,单个村庄产业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等问题,探索出的“抱团发展”之道。烟台市将单个村庄纳入农村党建示范区的“大棋盘”中,实现了示范区内村庄基层党建、公共服务、集体经济、社会治理的同频共振。截至目前,全市已建成120个农村党建示范区,覆盖930个村庄。

  “过去单打独斗,都停滞不前。现在通过农村党建示范区把辐射的村庄系到一根绳上,有活一起干,有力一起使,解决了以一村之力办不顺、办不成、办不好的事情。”福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荀永平说。

  牟平区水道镇分水岭村和宁海街道石硼村相隔30里。分水岭村1300亩土地多半闲置,村集体经济长期为零,负债高达13万;而石硼村作为城区改造村,通过旧村改造、商贸并举积累了大量集体资产,但匮乏的土地资源却成为制约其加速发展的瓶颈。一个“有地没钱”,一个“有钱没地”,两村党支部在镇街党(工)委的联系指导下,找到了“支部跨镇域联建”的发展方式。

  2012年12月,两村党支部联合成立石硼村党总支,通过党组织的共建带动,为跨镇域联建打下思想基础,经过四年多的深度融合,终于实现了两村的合并。分水岭村村民全部迁至石硼村,按1∶0.8的比例将平房统一置换成90平方米的楼房,与石硼村村民享受同等的住房补贴、养老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村党总支把原本分水岭村大片闲置的土地全部盘活,成立合作社,按资产、土地折股,量化到每名村民。合作社建成6800平方米的生态养猪场和800亩“百果园”,年可增加村集体收入800多万元。

  “过去从来没有从村集体分到过一分钱,现在拿到一万多分红,我家老父亲都感动哭了。现在我们住上了城里的精装房,有集体分红,还有合作社支付的劳动报酬,生活过得特别踏实。”分水岭村村民于友涛回忆起两村跨镇域联建后第一次拿到集体分红的场景,记忆犹新。

  近年来,烟台市针对有的村有资金无资源、有的村有资源无资金的实际,通过合并联姻实现强弱联合、资源互补,着力实现资源整合最优化、价值最大化。“支部跨镇域联建”实现了农村强弱联合,同时发挥资本、技术优势和人力、土地优势,有效激发村集体发展潜能、拓展村庄发展空间。

  目前,烟台市277个省定扶贫重点村全部脱贫退出,村集体经济收入过5万元的村达4340个,过10万元的村达1490个。明星村诞生的背后,靠的是党组织引领因地制宜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实现集体与村民“双增收”、基层党建与经济发展“双提升”。